亚博足彩APP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南宋平陽禮部侍郎宋之才:理學名家 大宋賢才

2020-04-17 15:53:20

南宋平陽禮部侍郎宋之才:理學名家 大宋賢才

平陽縣方志學會  蔡新祥

  宋之才(1090-1166),字廷佐,號云海居士,平陽人,宋代政治人物。《宋史》中無其傳,但有零星記載。宋之才為北宋政和八年進士,授貴池主簿,后改任京兆府教職。因尚書右丞許景衡極力推薦,召試館職,授秘書省正字,歷校書郎、員外郎、國子司業。紹興十四年,以權禮部侍郎派充使金賀生辰國信使,不辱使命,轉為權吏部侍郎。因與秦檜不合,以敷文閣待制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后起知泉州,移知衢州。紹興三十一年,宋之才以朝奉大夫致仕,著有《云海敝帚集》《云海后集》《三余錄》等若干卷。

程門二傳政和進士

  相傳宋之才曾在家鄉建橋,故后人以其姓命名該地,為“宋橋”。他從小聰明好學,博覽群書,曾經問學于程門楊時。
  楊時(1053-1135),北宋熙寧九年(1076)進士,字中立,號“龜山先生”,世居南劍州將樂縣北龜山。1081年,楊時拜程顥為師,得程門真傳,成為程顥最得意的門生。楊時離開時,程顥出門相送,感慨地說:“吾道南矣。”也就是說,我的理學要南渡啦!程顥卒后,楊時從學程頤,其后還有“立雪程門”之典故。據《東嘉先哲錄》載,宋之才于政和年間從學于龜山先生,得程氏正脈。
楊時弟子多至千人,培養造就了羅從彥、張九成、胡宏、宋之才等不少著名學者。據《宋元學案》載:“宋之才,字廷佐……每言士負卓犖材,皆可入圣賢之域,患速售爾,故深務韜養……所著有《云海敝帚集》五卷。宗羲案:林艾軒輿楊次山書云,龜山先生有一徒弟在永嘉,不知其存否。今考之,當是宋之才也。”
  溫州在北宋早期尚是個偏僻下州,由于離京師很遠,因此科舉比較落后。溫州科舉雖然起步較晚,但在北宋末以來嶄露頭角。平陽之地更為偏僻,據史料記載,宋以前,科舉史料無考。然自宋哲宗紹圣四年(1097)北港南湖薛昌宋中文科進士始,平陽科舉逐步嶄露頭角。據清乾隆《平陽縣志》載,北宋哲宗紹圣四年至徽宗宣和年間,平陽共有十七位進士。宋之才于宋徽宗政和八年(1118)考取進士,同榜的還有另外一位歷史文化名人,即平陽蕭振。據《南宋館閣錄》載:“宋之才,字廷佐……(政和八年)嘉王榜上舍出身(時年二十九歲)……”在當時的進士里,他是位比較年輕的才俊。 

關心國事威望漸高

  宋之才考取進士后,朝廷授其(安徽)貴池縣主簿,后改任京兆府學教授。宋之才認為學人如有真才實學,都可以進入圣賢之域,患在過于急躁,企圖速成。他深自韜晦修養,恥于干謁。他為學有守,又不愿結交權貴勢力,竟然積十八年未得升遷。后來多虧尚書右丞許景衡(瑞安人)與大臣宗澤的極力推薦,才召試館職,任秘書省正字,后為校書郎、考功郎、國子司業。
  宋之才關心軍國大事,議論精當,鞭辟入里。“靖康之變”后,宋室南遷。南宋朝廷剛剛建立時,他主張選擇有威望的重臣治理前線淮甸;宋金和議達成后,他認為對金國不可掉以輕心,只有時刻警惕、積極防衛,才能有備無患;國家財政應量入為出、節約使用;應愛護百姓,朝廷用人要根據個人所長,將人才放在適當的崗位上。
  紹興七年(1137)秋,大旱,高宗準許大臣上封事。宋之才上了一道奏折,建議去六弊,修四事,得到高宗的贊許。他這些積極可行的舉措與建議,使其在朝中威望不斷地提高。紹興十四年(1144),宋之才被朝廷提拔為權(代)禮部侍郎,出使金國。至此,宋之才走到了仕途生涯的高點。
 

出使金國不辱使命

  有宋一代,重文輕武。宋太祖趙匡胤時,全國尚未完全統一。北宋多次被遼、西夏侵擾,最后被金國所滅。徽宗、欽宗二帝被俘虜,最終釀成了歷史上著名的“靖康之變”。高宗南渡后,只剩下半壁河山。特別是抗金名將岳飛被冤殺后,南宋與金簽訂了喪權辱國的條約,除了向金稱臣割地之外,每年還要送去大批銀、絹,以求茍安。那段時期,宋、金之間經常有使臣往來,但金統治者根本不把宋朝使臣放在眼里,除了頤指氣使、當面侮辱外,動不動便扣留使臣為人質。建炎元年(1127),朱弁出使金國,就因為拒絕金朝廷的威脅利誘,不肯屈服,而被扣留十五年。因此,宋之才這次出使面臨的境況可想而知。君命不可違,為了國家的利益,他還是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據宋之才《使金賀生辰還復命表》中記載,金熙宗接見宋之才時故意刁難,狡黠地問道:“宋大國乎?小國乎?”宋之才回答:“非大國乎?非小國乎?乃中國耳。”宋之才機智的回答使金熙宗不再問話。金熙宗與宋之才的對話反映了當時金熙宗對宋朝是“中國”的說法并沒有異議。早在完顏亮南伐時,其母曾勸諫說:“今又興兵涉江淮伐宋,疲敝中國。”其母字里行間明確了宋為中國的說法。金熙宗的提問當是對宋朝“大國”地位的否定,若非巧妙回答,宋之才或將陷宋于“小國”,或將受到金熙宗迫害。這段對話也恰恰說明了當時金朝對南宋的壓迫,以及互相之間的角力。
  宋之才回到臨安后,向宋高宗上奏了出使期間與金熙宗的對話。高宗非常高興,拍著他的背說:“卿真乃我‘宋’之‘才’也!”常言說,弱國無外交,宋之才作為一名弱國的使臣,能夠在蠻橫的金國皇帝面前做到不亢不卑、對答得當,不辱國體與使命,已經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不附權貴掛官歸里

  據后人研究,宋之才出使金國其實與秦檜大有關聯。宋之才曾經與秦檜有過一次爭論,因而得罪了這位權傾一時的權相奸臣。秦檜說:“大儒不可多用。”宋之才明白秦檜有意排斥學者大儒的用心,他當場耿直地頂撞道:“大儒患不多,用多何患?”秦檜聽后,非常惱怒卻不便發作,之后便處處尋找機會報復宋之才。
  宋之才知道在秦檜專權時期其抱負不可能實現。紹興十五年(1145)七月,宋之才自請宮觀,充敷文閣待制,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此后,宋之才閑居鄉里十年,躲過了殘酷的秦檜專權時代。宋之才熱愛家鄉的山山水水,多次出游南雁與錢倉,并在錢倉的鳳凰巖和起相巖留下題名,現起相巖兩處摩崖石刻還保存尚好。
 
 

再啟再退閑居鄉里

  紹興二十五年(1155),秦檜病死,朝廷起用宋之才知泉州府,后調往衢州。泉州任上,宋之才治理得當,聲望很好。據乾隆《泉州府志》記載:“州人便安其廉簡,富民有罪系獄,中旨釋之,而公不貰,繼以尚書命至。公曰:‘吾守臣也,不敢抗朝廷之命敕。’乃出囚而老。民吏聞公引疾,則競走屠祠囊燴,借留于神。”后由于家人去世,宋之才連乞朝廷,致仕退休。南宋紹興三十一年(1161),宋之才以朝奉大夫正五品官銜正式離職回鄉。
  宋之才為人胸懷曠達,淡于名利。其一生為官時間并不長,晚年閑居鄉里,以詩文自娛。家鄉后輩以他高尚的品德作為楷模,爭先向他問學請教,均滿意歸去。南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宋之才去世,享年七十七歲,卒謚“文簡”,贈禮部尚書。宋之才去世那年,溫州發生了特大海溢,人員死傷無數。留有著作《云海敝帚集》《云海后集》《三余錄》《詞林》等若干卷;現存詩三首,七律《西硯山觀潮閣》《石柱庵》、五律《游隆山》;文兩篇,《使金賀生辰還復命表》《沙塘陡門記》,入全宋文。宋之才逝世后,人們在宋橋為他塑像,立廟祭祀,歲歲不絕。瑞安北郊宋岙亦有兩座宋尚書廟,俗稱河東廟,均祀宋之才。
副省級市    
地級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