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APP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記憶“味道”的黃田佛香

2015-08-03 10:09:29
  黃田村位于海拔798米的黃田山東北,坐落在半山腰上。黃田山,古名“寶葢(蓋的繁體字)山”,因“望之形若寶葢”而名。黃田村下是廣袤松古平原,天高日朗之時,在村莊位置環顧四周,整個松古平原一覽無遺,素有“松古平原天然瞭望臺”的之稱,站在村莊的后山上,能從西看到東,最西面是松陽與遂昌邊界之村赤壽鄉界首村,分界處狹窄,然而過了界首就逐漸開闊,有豁然開朗的感覺。
  據《千義坑村劉氏宗譜》記載,宋潁川令劉煥第十三世孫劉文仲在清朝道光年(1821-1850),因打獵路經黃田村,見其山明水秀,故由千義坑卜居于此,距今已有370余年。全村53戶,182人,90%以上村民姓劉。村莊坐西面東,全村房屋依山而建呈階梯狀排列,錯落有致,后排的房子借助山石的堆砌,將房子的前側或左右側的墻基砌高,克服個子矮、地勢陡峭的缺陷,砌得跟后側齊平,然后用黃田村特有的黃土夯墻,黃田山上的樹木作棟梁、隔板、柵欄和門窗。民居款式為三間二軒,或五間二軒,層次分明,排列有序,泥墻青瓦,冬暖夏涼。村莊至今仍保留有十余幢清代至民國的古建筑、古泉眼、古石水槽、古亭、古石橋、古墻磡、古道、古樹、踏碓、水井、梯田等,文物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豐富,有拜祭、求雨、道教超度等習俗。
  黃田村位于松古平原西北的黃田山,自古有種植油茶的歷史,油茶是該村的主要經濟作物之一,森林資源豐富,覆蓋率達92%,林地面積1353畝,毛竹、松樹、山菖柴等資源豐富,“松風送出空中語,竹韻分傳靜里聲。”
  據民國《松陽縣志》卷一輿地·山川載“寶蓋山,在縣西三十里,望之形若寶蓋。昔有道人結屋于此,亦修真之勝地也。上有廣慈寺,下有法昌寺。”廣慈寺,在縣西三十里。梁大同二年建。舊名田石。隋大業間改為院。元至正間(1341~1368)重建,改名廣慈寺。久廢。法昌寺,在縣西三十里,梁時建。舊名靈巖。隋大業間廢。后復建,改名法昌寺。元至元間(1264~1294)又廢。明洪武六年(1373),有化成寺僧諾然重修。現在的法昌寺,前殿為清代建筑原物,中殿、后殿、廂房為1990年代重建。一直以來,是松陽縣最大的寺廟之一,香火鼎盛。有詩為證,據民國《松陽縣志·藝文》載“寶蓋鳳鳴,華峰挺秀慶云生,故老曾傳威鳳鳴。寶蓋豈容凡鳥集,仙間應動世人驚。幡幢影擬虞廷彩,即足腔成樂府笙。自此高山欣仰止,登臨仿佛聽英聲。”
  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特有的種植業,以及佛光香火的興旺,給黃田村的制香創造了極好的條件。由于過去焚香是人們生活中的一件大習俗,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無論是漢人還是少數民族,幾乎無處不焚香。逢年過節、祭祀祖宗、求神祈福、紅白喜事都離不開焚香。在現存的歷史典籍中對制香、焚香都有詳細的記載,最早可追溯到五代時期,古人甚至一度將焚香當成了一種生活情調,所以香的用途至今廣為流傳。具有悠久歷史的松陽也不例外,農村紅白喜事、供菩薩、祭祖先、驅邪驅鬼,需求量極大。黃田村制香手藝鼎盛時期,全村家家戶戶都做佛香,趕集時大家一起挑著下山去賣,供應全縣家居、廟宇祭祀、祈福用香,成為該村百姓生活的主要來源。
  黃田村制香的主要原料有毛竹、山菖柴和油茶籽殼。主要制作流程:一是削竹簽。香簽原料是三年以上的毛竹,將毛竹劈成長30公分至40公分的毛竹筒,將截取的毛竹筒用大刀劈成竹爿,去掉竹黃與竹青,將其劈成規格不一的竹篾,然后剖為竹簽,長的簽粗點,短的細點,粗細厚薄要均勻,然后曬干(注意:留有作為拿手的位置,作上記號,可將原毛竹立地的方向放,不要倒立)。
  二是制香粉。香粉原料為山菖柴、油茶籽殼,舊時利用水碓舂粉,將樹劈成短小桿狀曬干后放入水碓石臼中,臼煉一天后用粉篩在柜內將細粉打篩下來即可。做成的佛香香氣悠悠,精神倍爽。為使佛香美觀又好聞,還需要作色香粉。色香粉主要是野生的香葉、松樹根,將它拿到水碓石臼中煉細,用制香粉同樣的流程制成色香粉,用該色香粉做成的佛香不僅顏色沉著穩重,給人以溫和的感覺,而且更加濃香撲鼻。
  三是搓香坯。第一步,拌香泥:磨好的油茶籽殼和石菖按1:1混合,再加適量水搓成團狀,調制成“香泥”;第二步,將香泥放在一個可進行操作的工具中,如“矮腳盂”等;第三步,在已放入香泥的“矮腳盂”里,將每根香簽裹上一些調制好的“香泥”,用手將香粉均勻地撒在裹有香泥的香簽上;第四步,把色香粉加入干香粉,鋪在簡易臺案上,將裹起香泥的香簽放在簡易臺案上來回轉動,然后進行搓揉,再用小木板壓實、搓圓后,一根根半成品“香”就制成了。
  四是曬成香。在家門口向陽處用竹子搭起簡單的晾曬臺,早上趕工而出的香被均勻的鋪開,經過一天的暴曬,把那些沒有完全附著香泥的挑出,香的成品就算完成了。
  五是售佛香。將成品香,進行分包,捆成小捆,成為商品出售。
  黃田村雖然產香歷史悠久,但一直是手工操作,效率低下,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隨著機械化制香的興起,黃田村的手工制香業遭到了沖擊,前來購買的人越來越少,黃田制香業逐漸走向下坡,趨于式微,村里的年輕人紛紛放棄了這門手藝,轉而選擇了前往城市營生,就剩幾個留守的老人還在堅守。彼時,不少村民曾經擔心,在不久的將來,這個祖輩留下的老手藝將在村里絕跡。談起村里的制香現狀,村民們無不感慨,擔心在不久的將來這個祖輩留下的老手藝將在村里絕跡。
  由于黃田佛香采用的都是純植物的天然原料,方法也是大自然最原始生態的手工制作,不論在制作過程,還是點燃時都會發出一股濃郁的香氣。當今時代,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開始崇尚回歸自然、返璞歸真的生活,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工廠規模化生產的香燒不出那種記憶里的“味道”,黃田佛香重新找到了“知音”,到黃田定制手工佛香的人又逐漸多起來了,這個美麗山村即將消失的老手藝重新煥發了生機。
  這種自然而然的回歸,在黃田村這種自然而然的延續和堅守中得以實現。30年前,從父親手里學會制香的鄭仁釵,是村里還在堅持這個傳統手工藝的最年輕的一輩。農閑時,她都會坐在自家閣樓的窗臺制香用以貼補家用。她念小學的女兒對制香也頗感興趣,在她手把手的傳授下,已經學得有模有樣。雖然她心里希望女兒以后要飛出這座大山,但更欣慰于這門技藝能在下一代的孩子們身上傳承下去,讓黃田佛香的幽幽香氣長長久久縈繞黃田村。黃田村人制香都很專注,無論訂單價格多少都會做得漂漂亮亮,都不會在延續村里上百年的技藝上掉鏈子。

亚博足彩APP  作者:松陽縣史志辦  王香花

副省級市    
地級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