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APP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清末民初平湖風土紀略

2014-09-02 09:59:40
  風俗,是一個社會長期形成的風尚、禮節、人情、習慣等的總稱。“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俗”,各地的風俗差異很大。“事異則事變,事變則時移,時移則俗易。”風俗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從社會變化情況看,平湖的風俗也是幾經變遷。清末以前,風氣閉塞,風俗長期以來變化不大。1911年到1949年這一歷史時期,尤其是辛亥革命到五四運動時期,是新舊風俗的交替時期,隨著西方新文化思潮的傳播,風氣漸開,平湖的一些愛國志士也致力于移風易俗,包括戒鴉片、戒迷信、改良婚喪祭祀儀禮等。同時,由于舊風俗的惰性,社會上層的奢侈淫靡之風開始泛濫。
  關于這一段時期具體的平湖風俗,相關記載極為少見。平湖清代修志最后一次是光緒年間彭潤章修纂的《平湖縣志》,其下限為光緒十二年,其中有“風俗”一章,但之后民國十五年(1926)金兆蕃總纂的《平湖縣續志》中并無“風俗”一節。再次修志,已是上世紀80年代末,1993年《平湖縣志》出版,雖有“風俗宗教”編,但距前次修志其間已歷經六十余年,這六十多年,是中國的社會風尚發生急劇變化的六十多年,平湖的風俗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1993年出版的《平湖縣志》雖然力求上溯,但因秉持“詳今略古”的編纂原則,所以對于習俗的撰寫側重于解放后。因而,對于清末民初這一時段的平湖習俗,雖然間或有民間一些散落的記載,但系統而有條理的記載卻是鮮為人見的。也因而,發表于在1917年左右的《地學雜志》“說郛”一欄中由平湖人劉渭廣寫的《平湖風土紀略》一文,對于我們研究這一時段平湖風土人情顯得尤為珍貴。
  《平湖風土紀略》一文從風俗、民情、物產、生活四方面,以作者之身臨目睹,漫筆記之,間有一二依據清光緒縣志,也經修改后使其符合作者當時生活中實在情形。結合此文記載,再結合相關史料,我們可以解讀到清末民初時的平湖的風土人情,及平湖風俗在近代的變遷。
  一、風俗
  (一)四時
  辛亥改革以后,政府即頒行陽歷,但平湖人一般仍然使用夏歷(即農歷),因為一切節候,沿習已久,遽行革除大家一般還都不接受。民初四時之風俗之大概如下:
  正月初一:雞鳴起,更衣冠,拜天地家廟家長。之后拜鄰里親戚或互相投刺,謂之賀歲,俗稱拜年。民國以前,拜年時較為講究,要穿戴規范。2013年高中文史綜合題庫中有一則分析題中引用了一位鄉村知識分子1913年的一則日記“大清宣統五年,正月初三:自變亂以來,一切新黨競襲洋夷之皮毛,不但遵行外洋之政治,改陰歷為陽歷,即服色亦效洋式,而外洋各國之夷蠶食鯨吞,日甚一日……來拜年者五十余人,皆系便衣便帽,無一頂戴之人,間有洋帽之人,較上年之情形迥然不同。”辛亥革命后,平湖的拜年儀式也不如以前講究,那些穿戴上的規則都已廢除。
  初一至初三,室中禁掃除。初四設粉餌祀灶,各大商店組織人員敲鑼打鼓直到天明,稱為“迎財神”。元宵這天,用米、麥碎屑做成圓團來祀灶。農家則把稻草捆成束,點燃后邊跑邊喊,盼今年“五谷豐登、蠶花茂盛”,火焰越旺預兆著收成越好。暗夜里,恍如萬點流螢,光燭四野,呼聲遙應,這叫“照田蠶”。而那些愛玩鬧的少年,就在這天用竹子扎為馬燈、龍燈等各式燈籠,穿街走巷,擁門斗勝,簫鼓徹夜,謂之“鬧元宵”。元宵以前,大家慶新年,人們都不工作,只是閑游,平湖民間當時較為盛行賭博,或三五成群飲酒作樂,鮮所事事。元宵之后,則年已過完,大家開始新的一年的工作。
  農歷三月三,故稱上巳節,平湖民間風俗是戴野花,也就是將薺菜花戴在頭上。薺菜,俗名“地菜”,是一種可口的野菜,也是一種中草藥。性涼,能涼血止血,主治吐血、尿血、崩漏、痢疾、腎炎等疾病。薺菜以其藥用價值而被奉為吉祥物。人們相信戴了薺菜花,入夏頭不暈,或能延年益壽,含趨吉避邪的意思。三月還有句俗語:“聞蛙鳴,則米賤。午前鳴者高田熟,午后鳴者低田熟,晝夜鳴者歲大熟。”這是老農民們的經驗之談。
  清明節,民初平湖民間以青草汁糅粉作寒具(即現在所謂青團),祀先祭墓,民初的清明祭墓,和現在的祭墓不同:不設香火,不焚紙錢,只是將紙錢掛在墳旁樹頭,或壓在墳頭,或系在竿頭插在墳上。這是遵寒食“不舉火”之禁,也是以免釀成火災。掛紙球于墓上叫“標墓”。
  農歷三月二十三,沿海漁家會搭起戲臺,邀請戲班唱戲醵祭海神,家家戶戶設筵款待親友,人來的越多越以為榮耀。這天前去看戲,俗稱“看廿三”。
  立夏是個嘗新的日子,這天民間習慣以百草芽糅粉作餅,鄰里互相饋贈櫻桃、青梅、海螄、椿芽等。
  四月八日,為釋迦牟尼誕辰,茹素者為佛會,好善者購蛇龜之屬放之,謂之放生。四月十八日,平湖城內有燈會。據說這天是大王菩薩生日,大王菩薩就是漢代的霍光,平湖人祭祀他很虔誠,香火很盛。相傳平湖曾有大疫,大王顯靈,疫才止,之后平湖的人們非常感激,為紀念霍光,特為燈會。這天,來平湖城中觀燈的人非常之多,可說是艫舳相接,士女畢集,成一勝會。
  端午節,則家家懸神符,插蒲艾,午時在室內薰燒蒼術、白芷。在墻腳、旮旯灑雄黃酒,以驅除蚊蠅毒蟲。孩童系彩索(即五色線)、佩虎符,在額頭用雄黃涂寫“王”字并涂耳鼻手足間,意可避毒物而除不祥。這天人們食角黍、黃魚、咸蛋,飲雄黃酒。婦女鏤掉繭花(手上的老繭)、用絲布縫成人形香囊,裝上雄黃等物佩戴,據說可以使人強健。端午節同時也是通常商家結賬的日子。
  五月二十日為分龍日,俗有演水龍之舉,即聚“水龍”作消防演習。小暑這天則有句諺語:“小暑一聲雷,翻轉作黃梅”。
  六月六日,家家戶戶曬書及衣,傳說這一日曬衣衣不蛀,曬書書不蠹。十九日,是大王成道日,這天大家茹素斷屠,違者有罰。但到了民國,此禁漸弛。
  七月七夕,婦女搗鳳仙花染指甲,結彩縷穿七孔針,陳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蟢子網于瓜者為得巧。中元為鬼節,這天制餛飩,祀祖先,僧寺道院為盂蘭盆會,施水陸燈,賬濟孤魂,超拔冤鬼。七月晦日為地藏誕生日,家家削簽插燭,用一些香屑和油膏,燃之地下,相傳這是為地王開眼,燃盡則是開眼,沒燃盡稱為不開眼。
  中秋節,則供月餅果品于中堂以祭天。又開宴,候月華。中秋節是又一個商家結賬目的日子。
  重陽制栗糕,登高飲菊花酒。乍浦則懸燈演劇,極一時之盛。
  十月朔日(初一),作青白粉團(俗名圓團,以粉為之,其青者糅以草汁),祀先,亦有祭墓者。
  十二月八日,以果蔬煮粥,稱臘八粥。二十四日掃除門戶塵垢,其夕以飴及粉團祀灶神,叫送灶。除夕又祀灶神,叫接灶。這天是一年之中店家賬目大結束的日子。
  家家戶戶開始購年貨,作黃白粉團(黃者糅以南瓜)具肴祀先,燃爆竹,擊鑼鼓,謂之送歲,長幼聚飲,有坐以待旦者,稱之守歲。除夕晚大家互相饋贈禮物,稱之“饋歲”(當時平湖民間習俗端陽中秋兩節前,親戚間必互相饋贈,所饋之物,端陽是黃魚、角黍之類,中秋則是月餅、藕、蘋果之類)。除夕夜留宿飯,換桃符,寫春帖。
  (二)婚嫁
  婚嫁一事,民國以前,禮極繁重,費用浩大。民國以后,也有文明結婚者,但屬少數。一般平湖民間仍通行舊式婚禮,也有新舊雜采的。
  婚嫁一定要請媒人。先向女家請庚帖,俗稱“討八字”,送之男家。男家如果覺得合,才央人去求允,俗稱“話親”。初定婚,要用首飾、茗果等致禮女家,叫“問名”,繼行“納徵”禮(即下聘禮,聘禮一般為衣服、首飾、錢幣),將婚請期,稱“準日”。通常婚禮前女家會先期把奩具等送至男家,謂之“送裝”。當時也有婚禮當日才送的。大婚之日,以彩轎抬新娘,鼓樂導入門。特別的是,那時平湖女子于出閣之日,忌涂脂粉。據說婚禮這日涂脂粉,會有所謂“脂粉煞者”隨至男家,犯之者往往不省人事,解治的方法,是使兩名壯年男子裝作新郎新娘,行交拜禮后,立即鳴鼓而逐之,犯病之人即可痊愈。當時平湖民間亦流行“哭嫁”,新娘拜辭尊親,都要掉眼淚,有也放聲大哭者。即使入了彩轎,哭聲猶嗚嗚然聞于外。行合巹禮時,要供香案,先拜天地,次牽紅綠絲交拜,參灶(拜祖先、親友),才進洞房。又有坐床、撤帳、祭祖、上幡、禮見舅姑及諸姻婭等文,舊時婚禮非常繁瑣。若是新式婚禮,則以萬國旗、松柏匾、鮮花等點綴禮堂,設席其中。證婚人、介紹人、司禮員、男女親戚來賓等各有定位,后先入席,男女引導員引新郎新娘至席前行相見禮(三鞠躬),再謝來賓,又謝證婚人、介紹人等。禮畢,挽手入洞房,軍樂風琴,依序間奏。一切執事,多朋友輩為之,舊式結婚所用之喜嬪、樂人、炮手等項,一概免除,靡費省卻不少。
  (三)喪祭
  未殯時,鄰里親戚朋友送緗布及冥資來,尸體上蓋白布,稱“上緗”。入斂后,設銘旌。擇日受吊,稱“開喪”。有喪之家,崇尚僧道,誦經禮懺,逢七便做佛事,所費甚大。即便貧苦之家,無力大操大辦,回煞(即回魂)之日,也是必作佛事,為亡魂超度。辛亥革命后,風氣日開,迷信日見破除,但僧道之誦經禮懺,明知無益而徒耗金錢,不過拘泥于習俗,覺得不如此,對于長逝者有不忍之心,何況親戚鄰里也會閑言閑語,認為對死者過于吝嗇。所以除非是特立獨行的人,否則都難以免俗。平湖人又最喜歡停喪,因為邑人信風水之說,如果一時不能得佳地以葬,甚至有停喪數年或至數十年之久者。有不幸家道中衰,子孫無力舉事,以致于陳柩暴露也是常見。反不如貧苦人家,隨地埋葬。一般人家都設祠堂,祀五代四代或三代祖宗。一年之中的祭祀方式有墓祭,先世生亡忌祭、節祭(清明,七月望、十日、朔,除夕,又有行夏至、冬至之祭者),節祭會讓僧寺或道院印經疏,書祖先姓名其上,燒給祖先。
  (四)信仰
  平湖人畏天之念最切,覺得聰明而有靈,無過于天,故不敢作隱匿虧心之事。每當黑云滿布,雷電交作時,都認為人間必有謀財害命者,所以是天怒而將殛之。
  平湖邑人最崇拜灶神及家祠。每月朔望,必供奉香火,虔誠敬禮。又大多信巫鬼,重淫祠(濫建的祠廟,不在祀典的祠廟),一遇疾病,就以為是鬼怪作祟,求禱于家祠神廟,又延巫設席,唱神歌以求消災,俗稱“獻菩薩”。還有很多人喜歡待神,有疾之家會召女巫問吉兇。那些巫婆一進門,就佯作神之代身,胡言亂語狀似瘋癲。主家則俯伏稽顙,求其施救。
  當時平湖人所祀淫祠以五圣為多。所謂五圣,即五通。當時民間認為五通是一種怪,能變身迷人致死,受迷而病,稱為“精怪病”,病人多夢,男則夢美婦女,女則夢壯男子,飲食少進,貌日黃瘦,漸至于死,以西醫看來,其實質就是虛弱病。五通廟,高僅尺許,田橫宅旁,所在多有,一般供奉的有城隍神、觀世音、關帝、東岳五路等,都是民間所謂善神,據說能降幅驅邪,生財保泰,當時信的人非常多且都極虔誠。
  民初每月朔望,還有迎神寨會之舉,老嫗群集念佛,喁喁祈禱。民初時耶穌教勢力漸入內地,平湖各處也多建福音堂,開會宣道,聽者滿座,信從日眾。
  二、民情
  平湖人大都聰慧靈巧。以務農為主,夫耕婦織,頗能勤苦。但紳商則好分門戶,互相嫉忌,缺乏公共心,較少團結力,一般性格較怯弱,好斗智而不好斗力。因而有挾智健訟者,而絕少聚眾械斗者,當時號稱“易治”。又都富于戀鄉心,較少遠出經商與求學者。戀鄉的原因平湖地肥物美,衣食無虞。鄉人子弟生于安樂,尤其平湖縣城內人,好奢靡享受而無遠志,做父母的,通常也僅滿足于為子女求田問舍,而不認識到遺以萬金不如授之以一經。
  三、物產
  米與棉花,為清末民初平湖出產大宗。全邑人民,賴此生活,賴此裕家。平湖地勢東南高于西北,故東南一區植棉較多。辛亥革命后因米價昂貴,平湖地區棉花產額已遜從前,但產的大米則運銷各處,為數甚巨,為當時入款大宗。當時俗稱棉花與稻為“大熟”,大麥、小麥、蠶豆、菜子、草子等為“小熟”,因其熟于春季,也叫“春熟”。關于農事,則于其他地方相差不大。
  稻:二三月間,浸谷育秧。四五月間,秧齊,拔而插之,接著均平泥土,調和水田,又再三耘田,務令雜草盡去,水常不斷。戽水犁田,一般靠耕牛,暑旱生蟲,則灑油而掃除。肥料用豬糞為多,也有用豆餅的,處暑開始拔節孕穗,白露時大部分抽穗,寒露收獲。
  棉:獲利雖不敵稻之豐,但因投資少,管理省力,所以大家都樂于種植。一般棉花的種植收獲都是婦女在做。三月下種,等放葉,立即松土去草,至四五次,六七月之交,黃花盛開,花謝后結實。七八月間,花朵成熟,隨開隨取。
  還有種蒲瓜、西瓜、黃豆的。因運銷上海甚便,獲利又重,因而民初時種者漸多。黃豆植于岸畔溝邊,但那時的產量其實不多,所產不足供全縣。
  大麥、小麥、蠶豆、油菜,都是孟冬下種,夏初收獲。油菜子專供榨油之用,銷路甚廣。草子(即紫云英)暢銷于全縣各處,用以肥田。麥則造酒及飴,豆供制醬油,豆渣喂豬。
  養蠶種桑,只在平湖縣西北二區,但也不是很多。繭絲交易最多的如新埭鎮,有四家繭廠,一月之間,收生繭約值二十萬元。平湖沿海一帶,一般經濟作物為漁鹽。縣內工藝品產出,則只有土布。但民初舶來品通行,土布也已然不能暢銷于本邑。如果說一直馳名不衰的,只有徐源源(店鋪名)的糟蛋了。
  四、生活
  平湖接近上海,交通便利(上海、嘉興、海鹽、乍浦、新倉等處都有汽船通航,往來如織),衣食住行都喜歡仿效上海,因而那時就被視為“小上海”,邑人的奢華也由此可以想象了。交通便利,則風氣易開,物產豐富,而奢侈易染。民初時平湖人尚喜歡蓄婢,小康之家,也都有婢仆三五人,以致用度浩繁,頗難積儲。甚至有不能維持開銷的,因物價逐年攀升但日常開支以及往來酬酢卻不縮減,仍專事侈浮,不講樸實,生活日益困苦。清時陸隴其清儉的遺風,蕩然靡留。但平湖優越的自然環境,地美物豐,因而在平湖謀生始終是件極容易的事,當時能種田十畝,獲米可二十余石,再加上春熟的收入,除納國稅外,八口之家,盡能吃飽穿暖。鄉間即便是鰥寡孤獨,也就是無依無靠的人,一般也有田二三畝,可以自耕自足。只有那些流落市井的人,無田可耕,其生活較難,但只要能作小本經營,省吃儉用,積蓄也還是容易。所以那時縣中非常少見到乞丐,若有,也必定是外地過來,不會是土著。
  《平湖風土紀略》一文發表時,距清彭潤章《平湖縣志》三十年,從文中我們可以看到其間風土人情與前相比已是發生了很多的變化:自然科學的發展,會影響人們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觀念;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舊的風俗習慣受到極大的沖擊,人們的生活方式和風俗習慣都相應地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同時,在長期的封建社會發展過程中沉積下來的一些陳規陋習也依然存在,很多舊習俗也仍然禁錮著人們的思想。
  ---------------------------
  注:
  ①《地學雜志》(1910-1937)是我國現代地理學萌芽時期的重要文獻,是原中國地學會主辦的機關刊物,也是中國第一個地理學術刊物。由國學大師章炳麟、地質學家鄺榮光、人文地理學家白月恒、水利學家武同舉、歷史學家陳垣、教育學家張伯苓和蔡元培等一大批著名學者組成的中國地學會,在28年的辦刊過程中,充分發揮了傳播地理知識,開展地理研究、地理教育,開啟國人心智的重要作用。《地學雜志》的主要欄目包括論叢、雜俎和說郛。論叢以刊載地理學理論以及地理教育教法為主要內容;雜俎是刊載最有價值的游記、調查、探險報告,分內編與外編;說郛欄目以介紹地理學界之名著、重要譯述以及時賢之地學演講為主要內容。由于當時《地學雜志》是我國唯一的地學刊物,所以為地理學界、地質學界及其他有關方面的學者提供了發表成果和討論問題的重要論壇和陣地。
  ②劉渭廣:生卒不詳,北京高等師范學校史地部第四屆(1917)畢業生。
  ③歷史上,寒食清明兩節相近,久而久之,便合為一個節日。《中國傳統文化大觀》載:“大致到了唐代,寒食節與清明節合而為一”。過寒節古代也叫“禁煙節”,家家禁止生火,都吃冷食,因而稱之為寒具。明代以后,寒食節不舉火、吃寒食之俗,以及寒食節本身,就漸漸消失了。但是,寒食節祭墓之俗,卻沒有消失,只是被稱為清明的節俗了。
  ④蜘蛛的一種。一種身體細長的暗褐色蜘蛛,腳很長,多在室內墻壁間結網,其網被認為像八卦,以為是喜稱的預兆,故亦稱“喜子”“喜蛛”。
  ⑤五通之說,本起于唐宋,因神仙五通不死,佛具六通無死無生之說附會成之。蘇軾詩有云:聊為不死五通仙。《香祖筆記》:五通乃明太祖代陳友諒,夢陣亡病卒千萬請恤,太祖許以五人為伍,處處血食,乃命江南家立尺五小廟,此為江南有五通祠之始。

  作者:平湖市史志辦  黃艷

副省級市    
地級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