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APP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章炳麟

2012-09-21 14:09:30
  章炳麟(1869—1936),字枚叔,因敬慕顧炎武、黃宗羲改名絳,號太炎,余杭倉前人。9歲起即受到外祖父和父親良好的漢學啟蒙教育。16歲,應童子試,因病未果。從此放棄科舉,一意治經,旁及諸子史傳。23歲,入“詁經精舍”,拜俞樾為師,潛心治學8年,奠定深厚的國學基礎。
  中日甲午戰爭失敗后,太炎走出書齋,“不忘經國,尋求政術”。清光緒二十二年(1896),欽佩康有為等人“公車上書”,加入“強學會”,捐銀16元充作經費。次年,應梁啟超邀,任《時務報》撰述,投身變法。數月后,因梁神化孔子,吹捧康有為為“南海圣人”,意見不合離去。次年與宋恕等在杭州發起成立興浙會,創辦《經世報》,任總撰述,兼任上海《實學報》主筆,繼續宣傳變法。后又離開兩報,另組譯書公會,出版《譯書公會報》,譯解國外“近時切要之書”。二十四年,應張之洞邀至武昌,因不愿為張宣揚忠君保皇的《勸學篇》潤筆,提出“革命論”以對,兩人決裂,悻然返滬。未幾,變法失敗,遭通緝。九月,流亡臺灣,任臺灣《日日新報》記者,并為梁啟超在日本出版的《清議報》撰稿。
  光緒二十五年(1899)五月,赴日本,結識孫中山。“相與談論排滿方略,極為相行”。七月回國,任上海《亞東時報》撰述。以后往返于杭州、余杭之間,對維新以來的經歷作反思,結集出版《訄書》。
  次年七月,八國聯軍進犯北京。太炎在上海參加唐才常發起的“張園國會”。竭力反對其“一面排滿,一面勤王”的宗旨,當場宣布脫會,割辮與絕,并作《解辮發》,矢志革命排滿,不遺余力,清廷下令通緝。二十七年(1901),歸里度歲,捕卒至,族人引避鎮西龍泉寺。為免株連族人,商定詐驅太炎出族。不久赴蘇州東吳大學任教。過杭州,謁俞樾,俞斥其從事革命是“不忠不孝,非人類也”,太炎寫《謝本師》,表達義無反顧的革命決心,與俞分道揚鑣,在東吳大學繼續宣傳民族大義,張之洞電令通緝,于二十八年再次流亡日本。
  在日本,與孫中山握手定交,討論中國的土地、賦稅及革命成功后的政制、建都等問題,共同制訂《均田法》方案。又和秦力山等發起,在東京舉行“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手撰大會宣言,號召中國留日學生“雪涕來會,以志亡國”。同年七月,潛回故里,重訂《訄書》。二十九年(1903),康有為鼓吹“中國只可行立憲,不可行革命”。六月,太炎發表《駁康有為論革命書》,指出推翻清朝腐朽統治,建立近代的民族國家,乃是時代發展的必然;并直斥光緒帝為“載湉小丑,不辨菽麥”。與此同時,為鄒容《革命軍》作序,譽之為“義師先聲”。又與鄒容、柳亞子等人連續在《蘇報》上發表文章,猛烈抨擊清政府。上海道和工部局勾結,指名逮捕章太炎等人。太炎大義凜然說:“革命就是要流血,清政府要捉我已是第七次了,怕甚么?”六月三十日上午,巡捕至,章指著自己鼻子說:“余人俱不在,要拿章炳麟,就是我!”鄒容聞訊,也挺身而出,兩人一起被捕,此即著名的“蘇報案”。額外公堂判兩人“永遠監禁”,輿論大嘩,迫使各國公使團改判章太炎監禁3年,鄒容2年。
  光緒三十二年(1906)二月出獄,孫中山派專使迎至日本,受到革命黨人熱烈歡迎。七月七日,由孫中山主盟,加入同盟會,任同盟會機關報《民報》主編,以犀利之筆,揭露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罪惡,抨擊資產階級改良主義,“所向披靡,令人神往”。同時又為留日學生講授中國語言文字學、經學、諸子學,并為魯迅、錢玄同、許壽裳等開設特別班,以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和精深博大的學術思想,影響了一代學術,培養了一大批第一流學者。三十四年,《民報》被日本政府封禁,乃專事講學和著述,寫成《小學問答》、《新方言》、《文始》、《國故論衡》、《齊物論釋》等專著,研究漢字古音的音質,明確陰聲、陽聲定義,訂出古韻23部、古聲21部。
  宣統元年(1909)二月,與孫中山、黃興在民權、民生和革命策略方面意見分歧,并受人挑撥,發生沖突。與陶成章等人在東京重組光復會,被推為會長。三年十一月,上海光復后回國。1912年1月發起成立“中華民國聯合會”,任會長。兼任孫中山總統府樞密顧問。主編《大共和日報》,提出“革命軍起,革命黨消”的口號。3月,中華民國聯合會與張謇的預備立憲公會合并組成統一黨,被舉為理事。5月,又與民社等合為共和黨,任副理事。主張建都北京,并應袁世凱之召去北京,受聘為高級顧問,旋又命為東三省籌邊史。1913年3月,宋教仁被刺,認清袁世凱真面目,趕回上海,與孫、黃言歸于好,參加反袁斗爭。8月,袁電召太炎赴京,太炎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愛國熱腸,固辭親友勸阻,冒險北上,果被袁軟禁。太炎以大勛章作扇墜,臨總統府之門,大罵袁世凱包藏禍心,又以絕食作抗爭。袁世凱死后始獲釋返滬。
  1917年7月,張勛復辟。9月,任孫中山護法軍政府秘書長,奔走于香港、廣州和云南、四川等地,爭取西南與廣東軍閥支持。毫無所得,失望而回,寓居上海,杜門不出。1924年,不同意孫中山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政策,脫離國民黨。主張尊孔讀經。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太炎嚴辭斥責蔣介石叛變革命,主張“國民應起而討伐之”,遭國民黨政府通緝。于是退居書齋,賣文鬻字,自稱“中華民國遺民”。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太炎再次奮袂而起,痛斥蔣介石“勇于私斗,怯于公戰”,呼吁抗日。1932年,上海一二八戰起,章向十九路軍通電致敬,協助夫人湯國梨創辦傷兵醫院,手撰《十九路軍死亡將士墓表》,且不顧老病之軀,北上會見張學良,共商抗日大計;在燕京大學講演,號召青年共赴國難。1933年,與馬相伯發表“二老宣言”,又與馬相伯、沈恩孚發表“三老宣言”,激烈抨擊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動政策。1935年一二九運動爆發后,致電宋哲元:“學生請愿,事出公誠。縱有加入共黨者,但問今日之主張何如,何論其平素!”
  1934年,遷居蘇州,創立國學講習會,主編《制言》雜志。1936年6月14日病逝于蘇州。國民黨政府許以國葬,但徒有虛言,暫厝寓所后院。解放后,中共中央根據章太炎遺愿,由江、浙兩省人民政府主持,于1955年4月3日移柩杭州,安葬于南屏山麓。周總理稱譽太炎“是我們浙江人民的驕傲”。余杭倉前章氏故居亦于1986年基本修復。
  章太炎著作宏富,集輯為《章氏叢書》、《章氏叢書續編》、《章氏叢書三編》。
副省級市    
地級市